铸成国之重器

周欣认为,要想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和国防安全,一方面需要坚持自主研发,突破关键核心技术,打破垄断和壁垒。另一方面需要国家在关键设备和技术上,鼓励国产化,特别有些“习惯采用进口设备”等观念和习惯要彻底改变。

为科研人松绑

张云飞说,“我们计划最近发布展现无人艇集群智能技术的视频,这是对习主席殷切希望的最好回应”。

习近平的讲话在科技工作者中引发强烈反响。

虽然推进科技体制改革已有十几年,但目前科技与经济“两张皮”的问题仍然相当严重,企业从整体上讲,还没有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;大量的科研单位独立于企业之外,同时科研人员被科研体制束缚。

今年3月,珠海云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突破了集群无人艇的群体智能技术,实现了世界最大规模的水面无人艇“鲨群”协同演练,完成了56条无人艇群快速集结、队形保持、动态任务分配、队形自主变换、协同避障和群体自愈容错控制等多项测试科目。

“没有市场的支持,国产品牌是没有办法发展的。技术上我们不怕和进口品牌直接竞争,但很多时候我们没有机会。在招投标中常常遇到‘限定只采用进口品牌’,或针对国产品牌在付款方式和价格上额外加上很多苛刻的条件,这些情况理应改变,要给予国产品牌公平参与的机会。只有这样,才能促进国产品牌和科技研发的大力发展。”周欣说。

“新的改革政策很受欢迎,但是目前分配机制仍然没变。科研人员的收入还是按照国家规定的基本工资+岗位津贴+绩效工资。在科研成果转化上,基本没有分成,而且,由于担心国有资产流失等原因也基本不卖专利或投资。”一位国有科研单位研究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从政策出台到落地,需要一个时间周期。

同时,由于是自主研发,售后更及时,即便在使用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,大方科技的研发团队也能及时改进方案,进行产品的更新和迭代。目前,大方科技自主研发的“脱硝氨逃逸在线监测系统”在性能上已经优于同类进口产品,实现替代。

5月28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、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开幕会并发表重要讲话。他强调,中国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抢占先机迎难而上,瞄准世界科技前沿,引领科技发展方向,努力建设世界科技强国。

习近平指出,工程科技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发动机,是产业革命、经济发展、社会进步的有力杠杆。广大工程科技工作者既要有工匠精神,又要有团结精神,围绕国家重大战略需求,瞄准经济建设和事关国家安全的重大工程科技问题,紧贴新时代社会民生现实需求和军民融合需求,加快自主创新成果转化应用,在前瞻性、战略性领域打好主动仗。

“我们经过8年的艰苦奋斗和产品工程化,才让‘了望者’无人艇成为了当今世界性能最领先的无人艇产品。”云洲智能创始人、身为国家“千人计划”专家的“80后”张云飞告诉第一财经。

56条无人艇的集群自主演练,也打破了美国创下的13条无人艇的世界纪录。

2015年8月,党中央、国务院出台《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》,部署了到2020年要完成的143条改革任务,目前已完成110多条改革任务。

在高科技领域成为领跑者是什么感受?

“对此我们只能沉下心来,对实业给予更多的资源和政策倾斜。空谈误国,PPT是造不出国之重器的;实干兴邦,只有过硬的‘硬科技’才能引领产业革命。”张云飞说。

“习主席说,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。对这一点我感受很深。”国家千人计划专家、北京大方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周欣对第一财经记者感慨道,“关键核心技术如果我们自己不埋头研发,攻克技术壁垒,就意味着在国际市场高价采购,也随时面临被封锁和禁运的风险。”

张云飞研究的是无人船艇。经过10年的努力,他已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。云洲智能在2016年攻克了无人艇全自主航行技术、弱联通条件下的协同控制技术,仅比美军晚了1年半的时间。

一切科技的创新都来自于人,只有驱动了人才,才能驱动创新。习近平在大会上的讲话再次为科研人解除束缚。
“看到习总书记的讲话,我感觉我们可以从材料和汇报中解脱出来了。以前每个季度汇报一次,我都忙得快崩溃了。”一位国家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表示。

“十多年以前,我的月工资2万元多一点,几乎是全所最高的。到现在,增加也不多。虽然相比大学里的工资高一些,但是人员流失也不少——换个单位挣年薪百万也不难。当然,还是有不少人在为自己的理想继续坚持。”他说。

如果我们自己不埋头研发,攻克技术壁垒,就意味着在国际市场高价采购,也随时面临被封锁和禁运的风险

在国内气体检测市场耕耘近十年的周欣,当初就是带着关键核心技术回国创业的。他告诉第一财记者,大方科技所在的行业是分析仪器仪表领域,主要面向环保、电力、煤矿焦化等行业。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:当有些领域没有国产品牌参与竞争时,进口仪器的价格都是天价,即使这样,有些仪器和仪表还是无法买到。

关键核心技术须掌握在自己手中

张云飞认为,当前,资本、需求等外部资源的提升速度,以及生产关系、市场渠道、模式创新等上下游要素的变革速度,远远超过了核心科技创新和产业工程化的发展速度。

习近平表示,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。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决心不能动摇、勇气不能减弱。科技体制改革要敢于啃硬骨头,敢于涉险滩、闯难关,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,正所谓“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”。

十年前,国外的气体分析仪非常贵,几万美元一台,卖到中国就要几十万元人民币,并且测量方式并不适合中国的工况环境,使用效果并不好。大方科技根据国内市场的实际使用工况,设计了技术路线,自主研发,克服了进口仪表的一些局限。

用“硬科技”引领产业革命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医大师石学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“习主席讲得高瞻远瞩,目标非常具体,对于我们两院院士,压力是很大的。在很多的高端技术层面,我们还是落后的、有缺陷的,虽然很多院士年龄都大了,但是都斗志昂扬,努力争取做出更好的成绩。”

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科学的态度是“两条腿走路”。很多领域不能靠“追跑”和“跟跑”去解决问题,例如我国的雾霾治理问题发生在21世纪,就很难借鉴上世纪50年代伦敦对雾霾的处理经验。“得进行科技创新,成为并跑甚至领跑者。”

“但是,当我们突破核心技术,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,替代进口产品之后,进口产品的价格就会大幅度地降低。”周欣说。

谈起工程科技的复杂与艰辛,张云飞深有感触,他给第一财经记者举了个例子:他们最新推出的3吨无人艇“了望者”,小小一条无人艇里面包含了100多种传感器、200多块芯片、30多万行的代码,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电子信息系统。

张云飞同时表示,由于业务的特殊性、敏感性,公司在与金融和资本的对接中还是存在不少障碍。而且,最近这些年,中国工程科技的进步有些缓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